当前位置:漳平市人民政府 - 走进漳平 - 地理环境
地质
发布时间:2016-11-21   来源:本站原创【字体:    

     

 

漳平境内地层发育完整,侵入岩和火山岩较多,构造甚为复杂。著名的政和——大埔大断裂经漳平东部和南部的溪南——芦芝——永福穿过,其东以火山岩、花岗岩为主,其西地层复杂,主要以上古生界沉积岩为主。由于地层完整,侵入岩、火山岩发育构造复杂,因而外生、内生矿产都较丰富。
一、地层
境内地层发育、出露面积占全境80%左右。福建共有30几个地层单位,漳平境内多有出露。尤以上古生界和中生界沉积岩最为发育。下石炭统林地组,中三叠统安仁组,上三叠统大坑组、文宾山组,中侏罗统漳平组5个地层单位创建于漳平境内,作为全省的标准。除沉积岩外,上侏罗统火山岩也出露较大面积,前泥盆系变质岩仅零星出露。
二、岩浆岩
1.侵入岩
漳平境内侵入岩具有多期次侵入的特点,以燕山早期侵入岩最为发育。岩性为酸、中酸性的花岗岩、花岗闪长岩,呈岩基或岩株产出,分布于永福、官田、溪南、象湖、吾祠、双洋、赤水等地,尤以永福分布最广。此外有少量基性和碱性岩类,呈北东向岩瘤或岩墙产出。许多内生矿产如铁、钨、锡、铅锌、多金属等无不与侵入岩有内在成因联系。
境内,燕山早期第三次侵入的含黑云母花岗岩出露面积最大,超过其他各期侵入岩总和的数倍,而且和成矿关系极为密切。尤其是吾祠的彭炉岩体、双洋的坑源岩体更为明显。内接触带普遍云英岩化;外接触带多角岩化、矽卡岩化或大理岩化。其中云英岩化常伴生有钨锡矿;矽卡岩化常伴生铁、铅锌、多金属矿;大理岩则是优质建筑石材。永福岩体含稀土元素较高,部分风化较强地段是离子吸附型稀土的良好成矿地段。此外,芦芝的月山、涌漈一带喜马拉雅晚期的辉长——辉绿岩储量大,可作为铸石原料,部分块度较大,色调深,结构均匀,可加工成建筑板材。
2.火山岩
漳平境内最主要的火山岩是上侏罗统长林组和南园组的陆相酸性火山岩,以中心式喷发的火山碎屑岩、火山熔岩为主,大面积分布于境东南芦芝的梅水坑——桂林的山羊隔——永福的清源一带;新桥的城口——双洋的大会亦有较大面积出露。除上侏罗统火山岩外,前寒武系夹有变质凝灰岩,下三叠统溪口组、中侏罗纪漳平组、上白垩统沙县组夹有少量凝灰熔岩、凝灰质砂岩或火山碎屑物。
上侏罗统火山岩与铁、铅锌、铜、硫铁矿多金属、叶蜡石、高岭土、萤石等矿产关系密切。尤其是境东南部南园组大面积出露地区,一系列较完整的火山机体呈北东向排列,如水尾尖、阔隔顶、大坑尖、龙山崎等火山机体,岩相发育较完整,其周围环状和放射状断裂发育,为金属矿化提供良好条件。常见的有黄铁矿化、铅锌矿化、萤石矿化和叶蜡石化,局部地段还有黄金矿化。
三、构造
元古代至早古生代,境内处于地槽发展阶段,沉积了巨厚的浅海相砂页岩,早期偶有火山活动,夹少量火山碎屑岩和沉凝灰岩,为一套复理石建造(前寒武系——奥陶系魏坊群)。志留纪末,强烈的加里东运动使地槽回返、岩层强烈地褶皱并普遍遭受变质,从而构成全境的褶皱基底。加里东运动使地面全面隆起,较长时间遭受剥蚀,直到晚泥盆世才重新下沉,接受沉积,使上泥盆统天瓦岽组不整合覆盖在前泥盆系之上。
晚泥盆世至中三叠世,由地槽转为地台发展阶段。地壳运动以频繁的区域性升降为主,淮南运动和东吴运动造成短暂的沉积间断,使石炭系和二叠系内部造成黄龙组与林地组之间,以及翠屏山组与童子岩组之间的假整合接触,沉积物比较单一,为海相或海陆交互相的碎屑岩、碳酸盐及含煤建造(上泥盆统天瓦岽组——中三叠统安仁组)。晚三叠世的印支运动又使全境地面全面隆起,从而结束了海侵的历史,并使地层褶皱、断裂,造成地堑、地垒组合。在地貌上形成一系列北东向的山前或山间盆地,接受晚三叠世晚期沉积,使大坑组、文宾山组与下伏地层形成区域性不整合接触。
晚三叠世至中侏罗世,在大坑、高明、溪南等山间盆地,沉积了陆相含煤建造和湖泊相红色砂页岩建造(上三叠统大坑组——中侏罗统漳平组)。晚侏罗世的燕山运动以间歇性多次差异性升降为主,早期强烈的断裂活动促使大规模岩浆侵入和火山喷发,形成大面积出露的永福岩体。在山羊隔一带,强烈的酸性火山喷发,形成了巨厚的火山碎屑岩和火山熔岩(长林组和南园组),是境内最主要的内生金属矿和高岭土、叶蜡石等非金属矿的成矿期。晚期以差异性抬升占主导地位,形成小范围的断陷盆地,伴随有岩浆侵入活动。晚白垩世,在南洋、基泰及下洋等断陷盆地,迅速堆积了具磨拉石特征的陆相红色碎屑建造(沙县组和赤石群)。局部(如下洋)还有微弱的火山喷发活动。
喜马拉雅运动使全境地壳抬升,仅河流沿岸和局部山间盆地保留第四系堆积。由于抬升的不均一性,使一些早期断裂复活,沿断裂有酸性或基性岩浆贯入(如月山)。喜马拉雅运动后,基本奠定了现今地形、地貌格局。
漳平在漫长的地质历史发展过程中,经历了加里东至喜马拉雅多次构造运动。根据地层接触关系、沉积建造、岩浆活动和变质作用,其地质构造运动及发展过程可分为5个阶段,即5个构造层——加里东构造层,印支构造层,燕山构造层,喜马拉雅构造层和最新构造层。各构造层之间均有区域性构造不整合相隔。根据沉积间断或超覆形成的假整合或不整合,印支构造层和燕山构造层可进一步划分两个构造亚层。